军事理论创新刍议

发布时间:2018-06-11 09:43:34

军事理论创新刍议

  越是大变革时代,越需要强有力的理论支撑。推进军事理论创新,既是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需要,也是建设现代化军队的必然要求。目前,世界新军事革命蓬勃发展,信息技术日新月异,军事理论创新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同时,军队结构重组、机制重塑又倒逼军事理论创新。新形势下,唯有以习强军思想为指引,加快推进军事理论创新,发挥引领与先导作用,方能催生新质战斗力快速形成。

  然而,军事理论创新之路并非坦途,要警惕途中诸多“弹坑”,否则稍有不慎就会掉入“陷阱”。军事理论创新,有的人走捷径,大搞东施效颦,结果只能是水土不服;有的人一味追求标新立异,不接地气华而不实,结果只能是哗众取宠;有的人新瓶装老酒,结果是换汤不换药,等等。军事理论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,没有更多捷径可走,需要在“厚积”的基础上才能“薄发”。推进军事理论创新,要解放思想,实事求是,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。

  强化对战争制胜机理的认识与把握。从唯物辩证法的角度看,任何事物都具有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,特殊性存在于普遍性之中。《孙子兵法》之所以能够穿透古今、跨越中外而长盛不衰,就在于其揭示了战争制胜的普遍规律。信息化战争虽然具有战争制胜的普遍规律,但也有其特殊性的一面,例如不一样的战争背景、作战手段和作战方式。对此,必须认清与把握信息化战争的“变”与“不变”,析道研理,更新观念、转变思维,充分认识和把握信息化战争制胜机理,由此紧紧扭住军事理论创新的“牛鼻子”。

  强化实践是军事理论创新源头活水的认识。理论来源于实践又高于实践,从而指导人类改造自然界。军事理论创新必须坚持从实践中来、到实践中去,找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契合点和着力点。要及时破解现实难题,加强调查研究,扭住部队建设、改革和军事斗争准备中的重难点问题,聚力攻关,拿出对策。科学总结部队经验,充分尊重官兵首创精神,积极探索部队建设的内在规律,作出科学概括,将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认识,形成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理论创新成果。自觉接受实践检验,牢固确立战斗力标准,将理论成果拿到部队演训场去检验,拿到多样化军事任务一线去验证,拿到数字模拟战场环境中去评估,努力实现理论创新同军事实践和未来实战的无缝衔接。

  把握好军事理论创新超前的度。先进军事理论必须要有一定超前性,否则难以指导未来战争实践。但是太过于超前,脱离武器装备技术发展的实际,则是空中楼阁。以美国陆军为例,根据2001年的新军事理论,美军计划于2031年前将陆军所有部队转型为62个旅级规模的“目标部队”,并为此量身定制了耗资巨大的“未来战斗系统”。2009年,“未来战斗系统”被美国国防部宣布中止,庞大的陆军转型计划随即搁浅。近年来,先后经过“全谱作战”“行动中心战”“联合地面作战”等理论指引的美国陆军,到底向何处去,至今尚不明确。可见,过于频繁、过于超前的军事理论创新,特别是超越了科学技术支撑,难免会招致失败的命运。

  增强军事理论创新的针对性。军事理论创新必须有的放矢,把眼光投向潜在强敌,找准“七寸”,扬长避短,以夺取未来战争主动权。要紧盯对手动向动态,综合运用多种途径,切实把强敌的作战思想、战略战术、武器装备、官兵素质等情况摸清楚,全面、系统、辩证分析对手的优弱点,特别是要找准敌方作战体系的薄弱环节,抓住敌人的软肋和死穴,探究克敌之策,着重研究应对不同战略方向潜在对手的有效对策,努力形成视域广阔、主动进取的战略预置和作战指导,以我之长击敌之短,以我之能击敌之不能。(陈永义、陆峰)